广州同志之家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广州同志之家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男男同性小说: 寂寞上路

2015-12-29 17:0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1888| 评论: 0

摘要: 1   我的生活,就像一面湖水,偶尔起点微澜,多半的时候则是碧波如镜。   中考结束不久,双喜临门:拿到了全市最强的L高中的公费录取通知书,二喜同日和初恋女友分道扬镳。   说到我所谓的初恋女友,其实她根 ...
广州同志

1

  我的生活,就像一面湖水,偶尔起点微澜,多半的时候则是碧波如镜。

  中考结束不久,双喜临门:拿到了全市最强的L高中的公费录取通知书,二喜同日和初恋女友分道扬镳。

  说到我所谓的初恋女友,其实她根本就没有把我放在心上,因为她一直都在利用我:初三的时候,她就坐在我后面,经常和我讨论学习的问题,但是基本都是她请教于我,因为以她的水平能够考上一所普通高中的公费生就算是超常发挥了。平时我们也喜欢拿彼此来开一些不痛不痒的玩笑。初三第二个学期,为了节省时间,我们都开始在学校附近解决晚饭问题,这个时候我们也是经常一块行动。某天傍晚,吃了晚饭后走在回学校的路上,她向我表白了,我也很自然的答应了她,就这样我成了她的男朋友

  可是没有多久,通过别人我了解到,她接近我的真实目的是那么可恶:让我帮她补课,好让她在学习上能够赶上自己的意中人(非我),然后可以双宿双飞到同一个高中去。得知这个消息后我很愤怒,但是我害怕揭穿她后会影响到两人即将面对的中考,于是我很虚伪地依旧和她一起吃晚饭,下了晚自习后一起回家,唯一不同的是我的辅导不再是那么有耐心了。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是觉得自己很善良,那个年纪就可以把问题考虑得那么周全。“顾全大局”用在当时的我身上一点不过分吧?

  拿通知书那天,在学校里碰到了她,巧的是他们俩还真考到一个高中去了,只不过是一个很一般的高中,我把她叫到学校的亭子里,说:“我早就知道了,真是要祝贺你们俩啊!”

  她愣了一下,很快她就低下头去,不敢看我,很久才挤出三个字:“对不起……”

  “对不起?你不用这么说的,因为我可以告诉你,我也是玩玩而已!”我敢肯定这是气话,那也许只是我不甘示弱的一种表现。已经忘记了当时的我有没有认真过,因为那时的我才15岁,15岁的孩子知道什么叫爱么?只是记得被人耍了的感觉,很深刻的印在了心中……

  她依旧是低头不语,我甩下一句“再见”就走了。

  回到家里,刚好到了吃午饭的时候,爸妈看到通知书很高兴,并且在饭桌上许诺我这个暑假可以无限制上网看电视睡懒觉……

  多么诱人的待遇啊,我苦苦奋斗一年盼望的不就是这个暑假吗?可是现在听到了反而没有什么兴奋的感觉,也许是失恋的缘故吧?

  看着饭桌,我对自己说:结束了!你的初恋!你应该开始拥抱15岁的夏天了!

  失恋就要拿出失恋的样子来!

  心一横,胡乱的扒了几口饭,放下碗就留了一句“我不舒服!”和依然笑得合不拢嘴的父母,就把自己往床上扔了过去。

  关于初恋就只想提那么多,因为很破旧,现在回想起来已经没有什么素材值得回忆了,而且丝毫没有很遗憾的感觉,也没有心痛,没有难过,只是愤怒。比起以后的经历,我觉得初恋应该叫初“练”更加合适。

  迷迷糊糊中,电话响了起来,抓起电话有气无力:“喂……”

  “林煜?怎么这么虚弱啊你?是不是病了?”原来是小毛这小子,他是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哥们,说起话来像连珠炮那样密集。

  解释一下,我叫林煜,因为名字和带有洗澡意思的“淋浴”同音,所以朋友们有时还会亲切的叫我“洗澡”,我虽觉不妥但也没有办法,听之任之罢了。

  “我睡着觉呢,刚被你吵醒了!”我有点不爽。

  “怎么?平时可没见你有睡午觉的习惯啊?失恋啦你?”这小子说话就是不经大脑思考,胡扯都能扯到事实上。

  “恭喜你,答对了,今天刚和菁掰了。”说这话的时候,我的脸上竟然出现了不易察觉的笑容,但是我感觉到了。

  “真的?”

  “欺骗你这种无知少男简直就是侮辱我的水平。”很奇怪我还有心情来开玩笑。

  “也好,反正我原来就觉得她配不上你。”不知道他说的真心话还是为了安慰我,反正听着挺舒服。

  “我也觉得……”

  小毛接着说:“她已经捡到便宜了,也不看我们林煜是谁?相貌成绩身材样样优秀,居然不知道珍惜……”

  “得了,是我把她甩了,别说这个了,找我干嘛?”我担心他越说越起劲,于是果断的打断了他。心里却在想着:这到底是谁甩的谁啊?

  “今天晚上八点半,家里(我们习惯把球馆叫“家里”)有一个俱乐部来打友谊赛,老大让我通知你一声,今天晚上我们俩配一对双打,打二双。”小毛似乎很兴奋。

  我们参加了一个附近的羽毛球俱乐部,每周五和周六的晚上是活动时间,有好几个俱乐部和我们关系挺好,经常组队到对方的场地去打友谊赛,交流经验顺便培养感情。我和小毛在读初二的时候开始打羽毛球,算来也有一年的时间了,水平还不错,俱乐部的老大(一个三十出头的羽毛球馆老板)很喜欢我们。

  “没有问题,八点在我家楼下见怎么样?你可以把车停到我家楼下,我们走过去。”内心兴奋的同时却觉得有点担心,因为考试的缘故我们都有两个多月没有摸过球拍了,这一去就和别人打比赛,能行么?

  小毛每次都能知道我在想什么,说:“两个多月没打过球了,今天晚上不如去早一点吧?我们单独抽抽。”我们喜欢把打球说成“抽抽”。

  “嘿嘿,我的毛,你太了解我了,七点半怎么样?我们先去热身。”

  “恶心,谁是你的毛?”我俨然看到了他在电话那头恶心的样子。

  “我失恋了,你就暂时借我寄托一下啊……”我故意装得很嗲的和他说。

  “随便你,寄托就寄托,但是……可别真的爱上我啊!不过……你爱我,关我什么事啊?哈哈哈哈……”这小子,说话就是和我一种风格,受不了。

  “好了好了,挂电话了!我要接着睡觉了,晚上见吧。”那边“嗯”了一下后我挂上了电话。

  倒下,继续睡!

  下午五点多的时候抽空到体育用品店很集中的地方逛了一圈,买了一块白色的羽毛球拍柄皮,回到家就迫不及待的给我的爱拍缠了上去,很精神的一块拍子,我想。

  七点半,小毛就在楼下叫我了,我背上装备就冲下楼去。看到小毛的时候吓了一跳,这小子不是从来不穿白色T恤打球的么?今天晚上的白色T恤加上一条YY的球裤,脚上一双白色的羽毛球鞋,还真有点帅,一时间我竟然有点发呆。

  “傻了你?看什么看?没有看过帅哥啊?”他嚷了起来。

  我走过去不是很用力但是很夸张的拍了一下他的头:“美了你!就冲你脚上的‘热带雨林’,你这辈子都要和帅哥的称号绝缘!”

  他听了就用手很妩媚的把本来就很短的球裤裤腿往上卷了点,看起来像内裤一样短!然后说:“其实……我叫‘无毛’……”

  崩溃……接着又是给了他的头一下教训:“走啦!你这个毛男!”

  小毛考得不是很好,只考上了仅次于L高中的Y高中,但那也是个重点高中。我们只能感叹中学六年都不能是校友了,这的确是我很遗憾的事情。

  一路上说说笑笑,打打闹闹是我们常做的事情。也会很放肆的前后晃动着身体大笑,结果就是引来旁边路人的或鄙夷或不解或善意的注视。

  到了球馆,远远看到了我们最要好的球友小猪。小猪是我们读初三的时候认识的,和我在一个初中,因为当时觉得他的水平比我高一点,于是就套了很久的近乎,终于把他勾到了我们的球友圈里,现在也是我最好的哥们之一。

  “猪……过来!”我习惯叫他猪。他跑过来,不忘先把他新买的一块拍子给炫耀了一下,我拿了一下感觉挺沉,不过这小子打进攻的,肌肉发达,不怪他。

  “老大今天让你上场吗?”小毛边把鞋带系紧边问。

  “二单。”小猪回答干脆。

  “二单?”我和小毛异口同声。原来我以为最好的情况是让他打三单,老大竟然给他打二单,看来已经是很器重他了。

  “嘿嘿,老大说那帮老将今天晚上很多人缺席,所以就让我们这些小的顶上,要不然我们还不是要坐板凳?”小猪环视了一下四周,说到,“看!那就是今天晚上的对手。”

  顺着他的手指,我看到了几个学生模样的人,看样子都挺厉害,因为球裤下的腿都很匀称而且肌肉的轮廓也很清晰,和我这个大腿比别人小腿还细的形成了鲜明对比。

  他们中的某个人转过头来,发现我在看着他们,就微笑着冲我点了下头,我也笑着点头表示打招呼,这时发现这个人长得还挺帅:皮肤挺白,眉毛不粗但是很黑,眉宇间透着一股冷峻的气质,鼻子还算高,嘴唇很薄很性感……猛的我愣了一下:我晕,怎么还有兴致看帅哥啊?呵呵真好笑!

  转过身,发现小毛和小猪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柜台边上和老大开始聊起天来,看他们都笑得挺厉害,急忙跑过去,凑个热闹。

  “唉!林煜那小子失恋了,今天可要好好陪他发泄一下。”小毛这个小子,生怕别人不知道我失恋的事一样!

  飞过去迅速给了他一脚,嚷着:“你不让别人知道就活不下去了是不是?你这个八卦圣手!”

  小毛急忙躲到小猪身后:“猪!罩我!”

  小猪无奈地朝我耸了一下肩,我什么都不顾了,只一心想抓住小毛来痛踩一顿。于是扑了过去,嚷着“你以为小猪是Bra啊?罩你?受死吧!”

  小猪却张开双手表情极度便秘说:“来吧,飞向我的怀抱!”

  恶心了一秒之后瞬间把小猪拨到一边去还不忘敲了一下他的脑袋,小毛躲闪不及被我抓住了衣服,我们象征性的扭打起来,我通常喜欢挠那两个小子的痒痒,于是我对小毛进行了“十指伺候”,小毛被挠得受不了了,连连求饶。

  “得了!你们这几个屁孩,老是这样闹!失恋?你知道什么叫作恋爱么?屁孩!”老大从柜台那头走出来,用手点了一下我的脑门,说到。

  我们平时都很听老大的话,于是都住了手,我抬起头看着老大,老大的眼里充满了关爱:“你还小,别想太多,这种事情以后还会要经历很多的。”老大总是像个大哥一样和我们说话,事实上他也说对了,以后的日子里,这种事情真的还经历了不少,各种酸甜苦辣真的只有自己能够体会。

  “没事,你看我这样子……像失恋吗?”我抿着嘴,很做作的朝老大笑了笑。

  他拍拍我的肩膀,说:“好了,今天好好打啊,别给我们丢脸,快去练习一下吧。”

  我点了点头,转过身来发现小毛和小猪两个人已经在附近的一块场地上厮杀起来了。球拍击打球托的声音让我变得兴奋起来,我抓起球拍也冲到场上去,和小猪一起“欺负”小毛。

  小毛擅长打小球,他的吊球和防守能力强得惊人,很多时候他的小球处理总是能够给我们带来意外的收获,而小猪呢,比较擅长杀球,他虽然个子最小,但是杀球力量之大,是我和小毛根本无法企及的。而说到我,则是最惭愧的,我是他们俩的过渡,什么都不擅长但是什么都不弱,只是我在网前出奇的活跃,很能抓住机会进行扑杀,或者搓些小球来为搭档创造机会,和小毛搭档的时候我打进攻,和小猪搭档的时候我打防守,我们三人自称“C23组合”……就是三个里面随便选两个组合成一队双打都挺厉害。

  八点半,比赛正式开始。首先上场的是一单,一单我们派了家里最强的阿鹏上场,阿鹏十八岁,一米八的身高,光身高就比那边派上的一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感觉要好得多,结果在一片喝彩之中阿鹏轻松拿了一分,比赛简直毫无悬念嘛,以至于我开始怀疑对方把最强的单打排到后面去了。

  一双的比赛确实精彩,比分一直是交替上涨,双方的一双实力相当,对方的优势在于他们的年龄要小于我们家里的这两位,我们这边有位李师傅都四十多岁了,体力上明显不占优,打到后面就开始频繁失误,跑动不到位,杀球没力气。也难怪,身体的原因嘛。很快对方就察觉到了李师傅这个漏洞,专门进攻他,于是比分开始拉大,最后对方的一双取得了胜利。

  现在的大比分是1:1,到了第二单打,小猪上场了,我和小毛坐到了场地边的地板上很粉丝的为小猪加油,小猪打了个好球的时候,我们就欢呼起来,丢了球,我们只能干着急。对方的二单是一个一米八几的高个,我们可怜的小猪只有163啊!看着小猪越来越辛苦的跑动,我们俩那个心痛啊!最后小猪还是败给了对方的长腿,我们家又丢掉了一分。

  “打得不错嘛!”小猪下来的时候T恤已经完全湿透了,我拍拍他的肩膀,安慰到。

  小猪苦笑了一声,说:“打得好有屁用?还不是输了一分,最后一分了,你们俩可要保住啊!”

  经他这么一提醒,我才意识到这场球要是输了,那么我们家就输了这场友谊赛了,想到这个层面,压力就开始大了起来。

  “上去吧。”小毛用球拍捅了捅我的腰部。

  我回过神来,抓着球拍和小毛走上场去,边走边做着伸展运动,把手尽量活动开。

  对方的二双还是两个年轻的小伙子,看样子也就比我们大三、四岁,其中一个就是刚才和我点头微笑的那个帅哥,我们俩在场上目光相遇的时候又点头笑了一下。他这次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我还是那个傻傻的样子,憨憨的笑。

  对方两个人的平均身高超过一米七,而我和小毛的平均身高不到一米七,从身材上来分析完全对方占优,看到他们俩我还真有点害怕起来。

  我们用技巧取胜,不要急……我一直试图使自己镇定下来,但是很久没有打比赛的生疏感和兴奋夹杂着诸多奇怪的感觉一起涌了出来,我还是安静不下来。

  刚开始的几个球打得畏首畏尾的,好像没有把身体舒展开,动作有点僵硬,以致我们一开始就被打了五比零。捡球的时候看到记分牌上的“0”,我愣了一下,小毛用拍敲了一下我的头:“怎么了,发呆?想办法拿分啊,不然老大要扁我们的!”

  把头转向另一边,和老大的眼神对上了,他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老大立刻脸色一沉。我赶紧把头转过来不去看他。

  到我发球,双打一般都是发网前小球,我发反手网前球的技术还不错,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有漏洞给对方抓住的,对方只能乖乖的起个高球来给我们杀。沉住气,我深呼吸了一下,发了出去,很好,球甚至是在网上轻轻的擦了一下,就朝对方前发球线落了下去,对方稍微顿了一下,似乎没有反应过来,那个前面提到的帅哥想吊个网前球,不料自己出力大了一些,回了一个网前高球,我什么都不顾就扑上去一拍把那个球扑死到了地上,很解气的一拍。

  回头的时候我朝小毛叫了一声,有点为自己打气的感觉。那个球好像就成了我的转折点,接下来越打越顺。

  虽说对方身高普遍高于我们俩,但是个子小有移动灵活的优势,我们俩就只能靠频繁的调动对方跑动来找机会扑杀。对方两人都比较高,打平抽球的时候也很吃力,我和小毛在这方面就做得挺好,绝对不随便起高球给他们杀,一般就是打平网球和他们平抽,优势就开始转过来了。

  对方也试图让我们起高球,无奈我有小毛帮忙,对方一给低球,小毛就可以凭借自己优秀的处理小球的能力把球反吊回去,以至于最后还是对方起高球来给我们杀。

  其中有一个球很走运,我在击球的时候不小心打着球拍的框上,没有把球回到后场,于是就出现了极度危险的半场高球,对方的那个帅哥一跃而起杀了过来,力道很重,我本能的用球拍挡了一下,心里想这个球死定了。

  球起得很高,看不出能不能过网,我们都停下来,对方似乎也没有要冲过来扑死的想法,就看着那个球垂直下落,竟然落到了网上,然后贴着网落到了对方的场地上。

  “好球!”场下一片笑声。

  “靠!这样也过!”帅哥的搭档叫了一下,然后笑着看我,我笑着耸了耸肩,朝他们吐了吐舌头。

  后来我和小毛很艰难的战胜了他们,比分差距不大,15比12和15比13。

  我和小毛打完下场来,汗水也已经把我的T恤浸透了,小毛汗腺比我发达,估计他全身上下挂着的布都是湿的。

  “看!估计内裤都可以拧出一桶水来!”小毛一边拧着自己的白色T恤一边对着小猪嚷嚷。

  “唔唔……”小猪不理他,一心只看三单的比赛,随便应了两声。

  小毛拧着衣服到洗手间去了,我脱下T恤,拿毛巾擦干身子,换了一件新的T恤,坐在场地边的地板上,靠着墙休息,手里拿着一瓶功能饮料猛灌。

  我坐了一会,帅哥窜了过来在我身边坐下,他也换了一套衣服,而且戴上了一副黑框的眼睛,形象突然变得极其斯文。

  “兄弟,你们打得不错啊。看你样子,读初中吧?”他问我。

  “嗯,开学就读高中了。”我答着,顺便又灌了一口饮料。

  “考上哪个高中了?”

  “L高中。”我刚说完,他一只手就伸了过来:“缘分呐,校友。”

  我问:“你高几?”

  “今年刚毕业,考到了C大。”他回答到。

  “哦!不错嘛。”我抓住他的手夸张的使劲摇了几下,然后松开。

  “哪里……我已经决定了复读一年,明年考R大。”停了一会,他又说,“和你们打球真有意思,留个联系方式吧,以后还想找你们打球。”他看着我说。

  “哪里哪里,以后还希望前辈多多指点呢。”我摆了摆手,说话的时候身体有点东歪西倒,我说话的时候动作很夸张。其实我说的指点主要是学习上的,有心要放弃C大而去考R大的人都不是一般人,这个我了解。

  接着我们互相告知对方自己的姓名,傻笑着装正式的握了握手,互相留了QQ号,当时我没把电话留给他,主要是觉得大家都还算是陌生人,一般我不随便把电话号码告诉陌生人。

  帅哥叫于辉,名字很阳光,像他不戴眼镜的样子。

  那时的我不会预料到,未来的日子开始不再是波澜不惊。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热点资讯
    推荐阅读
    同志新闻
    无标题文档
    广州同志 江苏同志 网站建设 一同资讯 中国交友 广州资讯 香港1069 一同精讯 贵阳男孩 同志010 长沙同志
    昆明同志 重庆同志 云南同志 熊同1069 百度同志 重庆同志 武汉同志 上海同志 上海同志 广州同志 021上海
    北京同志 深圳同志 中国同志 四川同志 浙江同志 广同同志 辽宁同志 广州同志 网站建设 江苏1069 广州同志
    香港同志 长沙同志 厦门同志 重庆同志 淘宝购物 杭州同志 深圳资讯 广东同志 长沙同志 熊同志网 百度同志
    广东同志 北京同志 山西男孩 广州同志 郑州同志 熊同会所 四川同志 武汉同志 成都同志 上海1069 重庆男孩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重庆同志会所导航|广州同志|广州同志会所|广州同志聊天室|广州同志  

    GMT+8, 2019-12-10 07:47 , Processed in 0.137008 second(s), 22 queries .

    广州最大的同志门户 广州同志!

    © 2014-2015 广州同志.

    返回顶部